调查丨影视工作者自述:疫情期是行业沉淀期,积压剧有望“回春”?

“一直在家筹备新项目,肺炎太严重了,不敢出门。”

“团队所有人都在自我隔离中,一般都是线上开会。”

受疫情冲击最大的要属那些正在拍摄中的剧组,往负面了想,停拍带给了制作和投资公司以巨大损失,但往积极的方向想,这也反而给予了剧组拍摄人员一个很好的“充电”契机。诚如蓝港影业的COO齐云霄所言:“不拍戏的时候演员们也会自行锻炼、熟悉剧本,或者看看书、看看剧。”(蓝港影业制作的腾讯定制剧《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已经拍摄过半,却因为疫情的缘故不得不停拍。)

齐云霄表示:“目前疫情相当严重,剧组的外出都有统一管理,外出采购会安排专人负责,减少大家对外接触的机会。”而陈益韬也表示:“我们剧组人人都戴口罩,保证良好的隔离效果。”

停机并不意味着工作停滞

项目停滞、延后开机,疫情带来的一系列“蝴蝶效应”或许会为影视行业带来小半年的阵痛期。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春节档、情节人节档电影全部撤档,《囧妈》、《肥龙过江》转为“网大”,这严重影响了影院和片方的营收。在剧集方面,正在热播的剧集也不敢大肆宣传,微博热搜频频被疫情相关消息占据,很少有剧集能够在此时获得关注。

总有人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但叫嚣了一整年的影视寒冬变得更加“冰冻三尺”,疫情之后国家的经济必受重创,而影视行业更是会大面积被波及。然而,通过这次采访,记者看到的不是影视从业者们的心惊胆战和怨天尤人,而是冷静沉稳的反思现状以及随时等待反击的决心和勇气。

目前,广电总局并未出台相关补贴和调控政策,但剧组各部门人员却自觉表示“共担风险”。剧组停拍受损最严重的除了投资人以外,还有各位明星演员,因为一部戏的延迟会使演员的档期整体推迟,对于经纪公司来说也会有财力上的损失。

“最近一直在家剪片子,倒是没怎么受到肺炎影响。”

团结理解,方能共度“寒冬”

疫情的蔓延属于不可抗力,关键在于在疫情下生活的人们要如何看待天灾。虽然剧组被迫暂停拍摄,好在剧组人员互相理解、守望相助,这份理解和支持无疑是在寒冬里传递着一股暖流。

在新型冠状肺炎的影响下,一些企业延长了春节后复工时间,本周大部分的企业都要求员工线上办公。但对于一些影视从业者们来说,尤其是导演、制片人,他们本就没有所谓的公司制度约束,因此在肺炎的影响下,他们必须自承损失。为了了解这些被迫“失业”的影视制作、创作者们的“隔离”生活,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记者采访了一些影视导演、制片人,企图从他们的口中更加深切和直观地感受疫情对影视行业的冲击。

就这个层面上来看,虽然今年上半年的影视行业会面临大面积的经济困境,一些规模较小的影视公司也会受到严重打击,一部分不成熟的影视项目会面临搁浅,但同时对于影视行业来说无疑是一次考验——让更有竞争力的作品在磨砺中脱颖而出,也让一些较不成熟的项目有更多时间打磨精细。或许在下半年陆续开机的项目中,市场上会涌现一些在剧作上惊喜的影视作品,随之带来寒冬后的“暖春”迹象。

肺炎对影视行业最直观的影响便是横店、无锡、象山等影视城暂停开业,《有翡》、《大江大河2》、《传家》等正在热拍中的影视项目不得不停机整顿,随之而来的便是较大的经济损失,尤其是一些投资高额的头部项目,停机一天就要承担100多万的亏损,这对于影视投资人来说无疑压力巨大。

原标题:调查丨影视工作者自述:疫情期是行业沉淀期,积压剧有望“回春”?

这次疫情的爆发谁都无法预测,演员和经纪团队也对档期延后表示了理解。陈益韬向记者透露,拍摄《清落》的演员非常“局气”地表示停拍期间不受片酬,甚至有些演员愿意放弃尾款。“虽然很感动,但该给的片酬还是一分不会少。”陈益韬表示,演员们的理解才能使剧组在疫情过后继续开展工作,但也不会刻意地加快拍摄速度,还是会尽量给观众呈现诚意和品质的作品。

作者 / 灵樨

虽然横店影视城释放了一些优惠政策,但导演祝东宁仍然表示:“其实这也是杯水车薪,虽然场租、食宿便宜了一些,但人员上产生的费用也是一大笔开支,而且后期演员档期的安排也需要协调。”难!实在是太难了!但疫情当前,每个剧组都理应跟随政策资源隔离,避免疫情扩散传播才能使影视行业早日恢复正常。

先是横店影视城发布了公告,宣布停拍期间横店下属所有影视拍摄基地的租棚费用全免,剧组人员在横店影城旗下各酒店的房费减半,并且给前景群演和普通群演没人提供300元租房补贴费和200元生活补贴。这一利好消息极大降低了剧组的损失,使原本一天100多万的亏损大大降低。

疫情之前,我们资本逐利,用金钱来衡量项目,用天价片酬敲定流量演员。而疫情之时,演员们放下的片酬和利益,创作者也放慢了项目进程,整个行业回归了理性和冷静。这似乎才是影视行业应有的样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孕育出真正打动人心的作品,而这似乎也传递出“春天”的讯息。只要影视同仁们携手互助,在创作上共创繁荣,那么影视“春天”就真的不会远了。

展开全文

蓝港影业的齐云霄也向记者表示:“我们已经和演员以及经纪公司沟通了相应延长合约的问题,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何时能够复工。不过后续的开工计划已经做好了,疫情过去后就能够马上投入工作。”演员作为影视作品的“门面”,其积极配合对于影视工作的进展大有裨益,只有拍摄工作的各个环节都团结一致、互相理解,才有望共度寒冬。

除了身在一线拍摄的剧组,正处于筹备期和后期制作的导演、制片人受到的波及略小,对于他们来说,“云沟通”虽然耗时低效,但“闭门不出”的日子却能让他们更加冷静地思考剧本,漫长无休的假期正好有更多地时间打磨项目。

然而,等到疫情过去之后,影视行业慢慢复苏,新的问题或许还会产生。薛凌表示:“春节档、情人节档甚至五一档、暑假档的电影甚至都会受到疫情波及,等到撤档的电影重新上映的时候,竞争会更加激烈。”就目前的情形来看,或许要等到三四月份疫情才能彻底控制,那么势必在春节、情人节无法如期上映的影片,会抢占五一档或者暑期档,分摊蛋糕的人越多,每个人获得的收益越少,而强烈的马太效应也势必会让一些质量不过关的电影遭到淘汰。

虽然停拍整顿确实给影视从业者们造成了多方面的重创打击,但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仍然收获了一些正能量。其实,疫情何尝不是一把双刃剑,在为影视寒冬雪上加霜的同时,又何尝不是意味着另一种形式的“回暖”呢?

积压剧始终是影视行业最头疼的问题,“积压”意味着失去热点、失去新鲜感也无法快速回流资金,拖得越久亏损越多,而时间越长也容易有损画质,严重影响作品的观感和质量。一些积压剧为了及时止损,贱价卖给某些视频平台,而一些电视剧也由于电视台档期问题不得不转战网播。一些头部公司尚且能够承受剧集积压所带来的损失,但对一些小规模公司的影响却是巨大的,严重者甚至会面临破产。新项目的停产多带来的影视剧断层无疑给予了积压剧一个喘息的机会,一些内容质量相对较好且符合当今主流价值观的积压剧获得了“重生”机会。

当然,剧组们积极配合隔离也是至关重要的,保证团队每个人都健康才能在疫情后继续顺利拍摄。曾经有一位知名演员说过:“保证自己健康,不拖慢大家的进度,是一位演员的责任。”那么对于影视工作者来说,保证自己的安全也是一份责任。

《清落》的总制片人陈益韬坚定地对记者说:“我们剧组坚决隔离,疫情结束前绝不开机,我希望所有剧组都应该响应政府号召,坚决隔离。损失一点小钱是小事,剧组本来就是人流密集的场所,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给国家添乱,不冒任何风险。”

几位导演这样告诉新剧观察(ID:xinjuguancha)的记者。

导演薛凌这样和记者说:“我们目前正在筹拍一个电影项目,本来假期就是留给编剧细化大纲的,现在正好让主创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想一些故事里没有明白的问题,但随着假期延长,我们也发现了越来越多想不明白的问题。”

导演祝东宁也坦言,自己原本3月1日有个项目要开机,但就目前疫情的情况来看,有可能会延后开机,但他也乐观地表示:“长时间的筹备对于项目来说是一个考验,准备的时间越长,最起码剧本上可以让故事更合理。”不管是延后开机还是停拍待命,对于影视创作和制作者来说并不都是坏处,停拍不意味着工作停滞,反而让从业者们有更多的时间更加沉稳地思考剧作和制作上的问题。

不过最令人关心的是,项目的减产势必会在未来引发“剧荒”、“片荒”问题,但针对这样的疑虑,陈益韬给记者吃了定心丸:“其实影视市场最不缺的就是库存,而且这反而给了一些积压剧机会。”

“积压剧”有望“回春”?

因此,薛凌也声称:“糟糕的环境只会让人的生命力变得顽强,作为导演,我们无法控制天灾,只能做好自己的内容。这两天我一遍遍地看那些国内外经典的电影,发现我们离那种优秀还相差很远。”

疫情所带来的经济重创并没有压倒影视从业者,反而让他们更加觉醒地利用赋闲在家的时间“充电”,打磨正在进行的项目,时刻准备疫情结束后冲出去战斗。这些导演、制片人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在采访中表达了对行业的美好期许,这给了记者巨大的鼓舞,也希望这样的正能量能影响更多的影视从业者。别丧了,这正是你们绝地反击的好时机!

疫情打破了影视剧紧锣密鼓的拍摄节奏,却反而让这个原本浮躁的行业沉淀了下来。肺炎席卷全国,却反而给了影视从业者们一个“放假”的机会。目前部分影视从业者早已进入了工作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