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山晚年大草力作,郭沫若赞“志在千里”!

原标题:傅山晚年大草力作,郭沫若赞“志在千里”!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 山西晋祠博物馆藏

傅山的行草书法,笔势雄奇,连绵飞动,起伏迭宕,字间连带自然,表现出生气郁勃的宏大气势。其草书大轴,往往流宕不羁,汹涌澎湃,呈现出一种巍巍浩荡的逼人气势。

展开全文 晋公千古一快,逢吉敬信朱晦翁, 獨論祧廟事、不肯傅會,可謂善爭道學者 矣。■路谔輩皆一節,具足觀粟也,難矣,抑 之孝友,无时不可,亦不敢以時而廢之。吾每 見潛起兄弟之和,花朝月夕,百壺傾倒,不醉 不已。敬而愛之。『堅坐看君傾』五字,嘗擬 贈之。當其耳熱嗚嗚,雜以譏嘲,戲而不虐, 不知人世之所謂富貴尊崇者何事!從旁抵掌, 脚也。使須報,早起寫此於杏花小亭前,代 简。七十八翁傅真山書。

这幅作品是傅山晚年的精品力作,不仅代表着傅山的学术思想,也能代表着傅山书法的最高成就,历来是学习书法者体会摹写的精品之作。

对于傅山的这种批判意识,很符合郭沫若的“斗争哲学”的胃口,一九六一年,他题写了一句:“真可谓志在千里”。

释文:

由于书写内容反应的是傅山自己的思想,所以全篇文字大气磅礴,行笔潇洒,毫无凝滞。起笔“晋公千古一快”六个字中锋运笔,笔力千钧有入木三分之势。一下子抓住欣赏者的目光,跟随着傅山笔下的点划起伏,慢慢地融入傅山的思想世界。

《晋公千古一快四条屏》轴 绫本 201x51.7cm x4

傅山书《晋公千古四条幅》的内容是傅山批判“程朱理学”的唯心主义价值观。大概意思就是说,宋明理学所宣扬的“天理唯一,孝悌忠信”都是骗人的,是统治阶层撒下的弥天大谎。要破除对理学家的迷信,向封建传统道德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