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支援医护车队司机自述:初一凌晨两点,我接到了去医院的第一单

几天下来,吃饭成了难题,因为武汉封城,很多地方都关门了,我准备了很多泡面在车上吃,有时候其他师傅看到有卖吃的的就帮我顺道捎过来。除了吃饭、睡觉,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在车上度过。

我们这批大概有100人,分布在武汉不同的站点,我在的武昌站点有20多人。

我是武汉黄陂的,之前一直在武汉这边做服装生意,直到去年有段时间服装生意不景气,就开始跑滴滴,跑了三个月,没想到赶上疫情爆发。

第一次联系刘邱斌的时候,他正在接送医护人员的路上,我跟他说方便的时候我给他打过去。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腾讯深网(ID: qqshenwang),作者为相欣,编辑为康晓,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接触这些医护工作者,我能感觉到他们压力很大,很疲惫。也有让我感动的时刻。

我姑姑他们一家子也在武汉,吃年夜饭的时候他们喊我过去,开始我没去。那时候还没有确切的任务下来,我就在家一直盯着手机等群里发通知。后来一直没什么动静,我就去姑姑家吃了个饭,晚上回家接着等消息。

更重要的是,之前只通过微信群,很多医护工作者都不知道我们车队的存在,现在一天下来,我能拉十多单。

早上不到六点我就起了,按照昨晚发的位置信息,我去百步亭那边接到了这个医护人员,他是协和医院放射科的。

今天遇到一个事情让我特别感动。

身在前线,我问刘邱斌怕不怕被感染,他说不怕;我后来又问了他一遍,他说真没想那么多,作为武汉人,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这个问题抛给刘邱斌的同时,我也在问自己,我俩年纪一样大,换作是我,我会不会毅然前往?

我们穿的防护服都是一次性的,脱了就不能用。因为是连体防护服,上厕所有点不方便。路边的洗手间还开放,我们有时候就得憋着,或者通过手机地图找。

1月26日,大年初二

我知道,现在医院里的情况一定忙到不行,情况危急必须重视起来。这位医护人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做好防护。

因为是第一单,我甚至还有点激动。这次疫情关系到整个武汉甚至全国,很多医护人员都奋战在一线,需要有人来解决他们的出行问题。我妹妹在儿童医院工作,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一线,所以我感受更深。我觉得我应该出一份力。

这篇文章视角来自武汉支援医护车队的一名滴滴司机刘邱斌。

下午,按照通知要求我到了车队的武昌站点领取物资,包括防护服、医用口罩、消毒液之类,工作人员给我们做了基本的防护培训,比如防护服要怎么穿,拉链必须拉到位,戴口罩和摘口罩的正确方式,用后怎么处理口罩和防护服。工作人员还特意叮嘱我们,要勤洗手、常通风,每天要给车辆做多次消毒。

至于家里人,一开始他们觉得我干这件事很危险,不太理解,后来看见我每天跟他们分享做了什么事之后,他们很支持我。我是外公外婆带大的,他们80多岁了,和我舅舅住在一起,我很想他们,等忙完了这段我第一件事就是回去看他们。

我本来已经打算回家过年了,看到这个消息也没想太多,立马就报名了。

今天,医护保障车队人数增加到200人,社区保障车队的1000名司机也在陆续到位。看滴滴公布的消息,说我们车队现在接入了武汉协和、武汉市中心医院、武汉三院7个院区,有2000多名医务工作者的注册手机号被录入了系统。

下午的时候,滴滴给我们和医护人员专门上线了一个线上派单系统。这些医护人员只要通过手机认证就能直接下单,跟平时打车一样,我们通过软件来接单。这样根据定位,车辆调度就不再是问题,资源合理利用,也节约时间提高效率。

1月25日,大年初一

内容由刘邱斌口述,深网整理编辑。

1月27日,大年初三

刘邱斌只是一个小的缩影,很多人都在默默付出,医护工作人员在最前方为我们遮风挡雨,司机、外卖员、快递员这些出行、餐饮、物流领域普通角色则在努力保障他们的后勤。疫情面前,谁能置身事外?我们也都在能力范围内做自己该做的事。

一二三四五作者手记

经过一天半的接送,一些问题也随之而来。因为滴滴软件在武汉暂时停止了服务,我们只能靠微信群通过人工调度来承接任务,可问题就在于,有的司机家离接送医护人员的位置和医院距离很远,这样一来会白白耗费很多路上的时间。

收车回家之后,我们也都不闲着,群里的司机会讨论哪里单量大,哪里更需要我们,或者互相交换信息分配下离得近的单。公司那边也会跟我们讲,要多在医院附近转一转,一开始我是负责协和医院的,线上接单开通之后,我们就主要去武汉中心医院、协和肿瘤医院、武汉三医院这些地方。

今天依旧是在微信群里领任务。任务发下来,哪个司机最先报名,就交给他去执行。

我们那个车队有30多个司机,当时还有另外四个司机也报了名,我们算是保障车队第一批。

凌晨一点,我去协和医院接一个大夫下班,他家人特别担心大半夜回不了家。因为这时候武汉市里的车子都不让走了,但是医护人员的出行需求是很大的。我领到任务的同时,这个大夫的家人也拿到了我的联系方式。他妻子特意提前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那么晚能不能接他老公回家,我说你放心,肯定能。她在电话那头感谢个不停。

所有聊天都是在他工作间隙进行的,我甚至觉得每一通电话、每一条微信都是对他的打扰,但同时我也相信这些记录有必要并且有价值。

凌晨2点,任务来了,是第二天需要我们去接送的医护人员名单信息。因为第二天要早起,群里有些人已经睡了,我抢到了第一个任务单,是去接一个协和医院的护理人员。我告诉自己要赶紧睡觉,明天必须保证精力充沛。

这是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医护工作者是站在最前线的“战士”,他们在前面为我们挡风遮雨,那我们就为他们保障后勤。

早上6点半到10点,是医院上下班交接的时间,这时候单也比较多;然后就是下午4点到10点多。

中午聊天结束,我才知道他还没吃午饭。下午我把整理好的内容发给他确认,想再约他聊聊,直到晚上他才回复,说感谢我们记录他的故事。晚上9点多,刘邱斌正在给车子充电,他说想等等看还有没有预约单。

1月28日,大年初四

中午1点终于等到了他的消息。电话那头,叫车软件的播报声时不时响起,远在北京的我突然觉得一切离我很近。特殊时期,我们都宅在家里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嘱咐亲人朋友做好防护。

右为司机刘邱斌

上午,我们车队队长在微信群里发了一条通知,说是为了协助疫情防控工作,要应征一些滴滴司机组建“医护保障车队”,负责在武汉运送物资和接送医务人员。

1月24日,除夕

手机新闻推送的那些消息让我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看着每天增加的确诊人数很揪心。一开始我心里也不太有底,慢慢接触到这些接送的医护人员之后,也深知必须要做好防护,提高免疫力。武汉是这场疫情的起发点,医护人员奋战在一线,我们武汉市民也得全力配合。说实话,中国人在面对灾难面前表现的积极、勇敢、团结真的令人感动。

下午我接了个单,送一个医生去中心医院,这家医院是专门接收重症病患的。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这个医生就让我靠边停车,我问他怎么了,他说现在疫情严重,担心我被传染,说这段路他自己走过去就行。

今天早上我又接到了一个协和医院的护士。她一上车就给我递过来几个橘子,说是自家种的,还有一些别的吃的。她知道现在外面吃饭很困难,我一下子就被暖到了。真的,特别温暖,越是这种时期越能感受到人性的善。

从早上开始,我们这一批司机的微信群消息就没停过。一条接一条的接送需求刚发到群里,马上就被司机们认领了。

关键时期、特殊时期,谁都不想掉链子,大家心里都绷着一根弦,准时完成任务。考虑到有司机可能会因为临时状况没法接送,当时还组织了一批“后备军”司机。